青铜器——“国之重器”何时重归本位?

来源: 时间:2014-03-31 14:13:46

  编者手记: 早在去年11月香港佳士得秋拍期间,就听闻“明年(2014)纽约亚洲艺术周佳士得将会有件重器——青铜方罍上拍,价格预计会过亿甚至可能创造中国艺术品拍卖的最高记录!”然而佳士得官方对此行事低调。经查阅资料得知,佳士得上拍的这件重器全称“皿天全方罍”,年代为商代晚期/西周,系1922年出土于中国湖南桃源后。但出土不久,这件商代晚期的盛酒器的盖子和器身便相分离,方罍的盖子现今藏于湖南省博物馆;而罍身则是几经浮现、几经辗转。该器曾于2001年于纽约佳士得短暂现身,被法国人以924.6万美元出手买下,并创造了当时中国艺术品的最高拍卖纪录。

  十多年后,被誉为“方罍之王”的青铜大器将再次登临拍场的消息,引来湖南收藏家群体向佳士得正式提出洽购“皿方罍”的要求。拍卖否?洽购否?一时间引起艺术市场满城风雨。终于洽购在纽约时间3月19日大功告成,而分离了近一个世纪的皿方罍将再次“身首合一”。

  此次湖南收藏家群体向纽约佳士得提出联合洽购皿方罍一事,几经媒体报道引来的震动不小,一矣洽购成功,艺术市场几近沸腾。无论是翻开微信、微薄、以及周围人的谈论无不围绕“方罍”说事儿 。事实上,在纽约亮相的中国青铜重器并不止这件。在3月18日,纽约苏富比也上拍了另一件中国重要的青铜艺术品——“青铜鸮首提梁壶”。然而,这件同样被寄予厚望的青铜壶在被叫价至2900万人民币时,便因未能达到卖家预期而流拍。关于流拍原因有种种推测:有说底价太高,也有说因为皿方罍的出现而转移了注意力。然而无论如何,青铜重器集中亮相,一时间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同时也引来对青铜器收藏和投资种种讨论。长期以来,由于青铜器几乎淡出国内收藏者的视线,却在海外频频出现。对于国内的大多数藏者而言,与明清官窑瓷器相比,商周之青铜器要陌生许多。

  “国之重器”——纽约、伦敦成主战场  

  青铜器一向是文物艺术品市场上的重器,尤其在海外,有着浓郁中国特色的青铜器更是得到了欧美藏家的青睐。尽管“皿方罍”的洽购价格因保密协议而未予以公布,但价格显然不菲。更重要的是,这件国宝以不同凡响的方式进入人们视线必将会带动青铜器在艺术市场有所升温。然而,由于特殊原因所致,要厘清青铜器的市场就必须先看看海外的收藏和拍卖。因为青铜器一直被形容为“内冷外热”或“墙内开花墙外香”。记者曾采访过香港苏富比中国艺术品部的主管仇国仕及香港佳士得瓷器及艺术品的主管曾志芬,他们两位都有一致的认知:那些七、八十年代的早年收藏家、鉴赏家们,在遇到明清瓷器时总是摇头:觉得它们太“年轻”了。而最受推崇的收藏无疑便是青铜器!但是在近十来年里中国艺术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厚重的青铜被绚丽的宫廷瓷器所掩盖,致使青铜器的市场移到了纽约、伦敦。曾志芬告诉记者:“对于中国各类艺术品来说,香港都是比较好的市场,但青铜器的主战场目前依然是在纽约。”

  

东周早期青铜鸮首提梁壶

  说来奇怪,青铜器作为中华文化的瑰宝,几千年来一直深受人们的关注与喜爱。中国艺术品市场风生水起高速发展了近二十年,为老一代文人、鉴赏家推崇的青铜器的主导市场反而在国外?佳士得曾志芬认为:这首先是国内外收藏理念的差异,国内如今随着收藏热的兴起,很多人更在乎投资和回报,而非真正的艺术研究价值。而美国人买艺术品的标准普遍是考虑东西是否具有历史研究价值。“今天的藏家几乎问得最多的问题都是这东西几年后能升值多少?三分钟不回邮件就会来电话催。”曾志芬略带不解地说。因青铜器本身存世量就很有限,艺术精品更是少之又少,加上鉴定、赏析等知识性门槛高,使得青铜器的市场未能被迅速拉动。因此很多人未能将其视为投资佳品。再者,因为海外学者一直都很重视中国青铜器,所以在战乱期间,甚至到了解放后,大量青铜器还是不断流往国外,更有甚者,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期曾有大量高古青铜器被盗劫、掠夺、贩卖到海外市场,凡此种种都为海外青铜市场奠定了基础。

  西安青铜器收藏家王先生补充道:“青铜器在我国是被禁止拍卖或私下交易的,中国有明文规定,如果不能提供详细资料证明该件青铜器为49年之前出土的,都应归国家所有,因此一切买卖青铜器的活动都视为非法。事实也如此,国家对于青铜器买卖类的犯罪打击的力度是很大的。在打击犯罪的同时,很大程度上也抑制了国内青铜器收藏拍卖市场的发展。”正是因为国家目前对青铜器市场买卖的限制以及国内握有雄厚资金的大买家缺乏预见性,未能对青铜重器引起足够重视,导致纽约和伦敦几乎主导了中国青铜器的市场,并且在拍场上拍青铜器的成交走向已经成为判断青铜器趋势的重要标杆。  

  青铜拍卖—— 总体呈上升通道  

  就近十多年的海外拍卖情况来看,青铜器上拍的数量还是非常有限的,远不及书画以及瓷玉庞大的交易数量。青铜小件不做统计,具有观赏价值的中等以上体量的青铜器平均每年的上拍量不超过百件。也许被明清官窑的行情和势头所掩盖,青铜器在不温不火中交易价格虽在逐年增高,却并不为人所重视。直到皿方罍的出现方给艺术品市场带来有力地警醒,重新把很多人的视线转移到重要的青铜文化上来。令大家记忆犹新的应该是,在2000年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以高达4404.475万港元成交,成为当时成交价最高的中国瓷器,一度被业内津津乐道。而在同年秋季,一件长29.9厘米的西周青铜簋仅以17.4万英镑拍出,成为年度最贵的中国青铜器。在其价格参照下,其余数十件青铜器成交价均在数万美金左右。然2001年3月,这件高度达到63.6厘米的缺盖“皿天全方罍”拍出了924.6万美元(约合70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创造了当年中国青铜器、中国艺术品的最高纪录。在其示范效应下, 以后的青铜器名品交易价格被抬升到了百万美元级别,中档水平的青铜器成交价也稳定在几十万美元,即便是普通品也多在数万美元成交。

  

 商晚期天黾父乙角 苏富比拍品

西周中期鲁侯簋

  正是因为2001年“皿天全方罍”的引领作用,全球的青铜器拍卖出现了一轮高潮,迅速扫荡了中国青铜器在国际拍卖市场的颓势,带领整体青铜板块上了一个新台阶。这一年伦敦市场全年成交价超过1万英镑的青铜器大约16件,其中3件价超10万英镑;纽约市场同年成交价超过1万美元的青铜器拍品大约40件,其中价超百万美元的1件,2件价超10万美元。虽然行情有起有伏,但总的走势是逐级抬高的。

  到了2004年,国内外艺术品拍卖市场迎来了新一轮强劲走势,此间青铜器的表现亦不同凡响。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符合上拍条件的高古青铜器也时不时在国内拍场出现。至2006年,香港、内地数件青铜器均拍出了前所未有的高价。上海崇源的一件西周时期的“周宜壶”在上海拍到了2640万元的高价,让业界感到震惊;同样是崇源拍卖,在澳门首拍的一件商代晚期青铜鸮卣以862.5万港币拍出,引来市场一片哗然!这股青铜风潮持续到了07年也未见消退,纽约苏富比隆重推出了纽约水牛城Albright-Knox艺术博物馆旧藏品专拍。专拍中,商代晚期青铜带盖方斝以810.4万美元的高价被成功易手……

  青铜收藏——为未来市场所瞩目  

  纵观十多年海内艺术市场,虽然高古青铜器的价格在持续走高,其拍卖有过几次高潮,但仍然难抵收藏者对珐琅彩等御制器皿的追捧和对《石渠宝笈》著录的崇拜,风头总是被压。人们的眼帘依然会闪现古代和近现代书画的亿元拍品、鬼谷子下山所带来的元青花热、“梅茵堂”所呈现的天价汝窑瓷器,当然还有不久将现身的举世罕见的成化款斗彩鸡缸杯。 而于今天,很多人关心的问题是:“皿方罍”未及上拍就被成功洽购会否引起市场对青铜文化的重视进而带动青铜器市场的跃升?

 问遍所有的专家、学者,他们一直认为:“皿方罍”的出现以及因为洽购所引来的震动,对青铜器的市场必定是积极的。纽约亚洲艺术周的主席卡弗诺甚至说:“在中国人厌倦了对于明清官窑的购买后,相信他们会把更多的目光投注到高古艺术品上。”著名的青铜器艺术商人吉赛尔也有反映,近几年来,中国人对于青铜器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不少国内业界人士认为明清瓷器包括御制精品的价格已经翻了数十倍,但青铜器目前的价位还不能与之相比的。藏家王先生说:“你买一件普通明清官窑的价格,可以买一件比较好的青铜精品。”他认为,青铜器的价位在未来会有一定升幅是可以预期的。2013年,纽约苏富比秋拍的“朱利思·艾伯哈特收藏重要中国古代青铜礼器”专场创造了白手套佳绩;今年纽约苏富比、佳士得同时上拍 “高古重器”,被不少业内人士看作“青铜器热潮”再次来临的重要标志。

  但多数专家并不认为青铜器艺术品会有像明清官窑瓷器那样疯涨。原因首先是青铜器存世量有限,精品更是稀少,而“市场价格的构筑是需要一定量的成交去配合和实现的。”经营高古艺术品的吉廉这样说。再说,受到国家文物政策的局限,青铜器毕竟不能进入国内艺术市场流通,即便是从国外回流的青铜器,一旦进入国门,再次流通就会受到种种限制。相较瓷器和书画等其他艺术品门类,青铜器在国内市场的处境非常尴尬,因此这种炎凉始终制约藏家的热情。显然收藏鼎、彝、尊、卣等青铜礼器、重器是很不现实的。又因为历史久远,其中古铭文和纹饰难懂难识,能够欣赏和鉴定青铜器的人也比较少,成为大多数藏家头疼的问题。何况在中国青铜造假无处不在,仿造之风盛行,已发展成了一个产业,在河南有专门造假的“青铜村”。由于懂的人少,又难以鉴定,致使市场出现的假货比真品还多的现象。王先生也曾反映说,以前部分对青铜器有兴趣的爱好者,买了一两次赝品,就再也不敢涉足了。凡此种种限制了,都构成限制青铜器收藏的障碍。不过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藏家介入这个门类往往选择一些青铜的小件或者偏门,如铜镜、佛造像以及一些兵器、杂器等小器型。这类青铜小件有非常大的存世量,容易买到真器;加之小铜件的价格比较大众化,容易上手,既可以把玩鉴赏,又能练眼力。

  中国青铜器作为一种世界艺术,在海外一直是世界藏家追捧的焦点。随着青铜历史、文化、艺术价值逐渐被内地藏家所认识,青铜器精品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同样不断获取藏家的瞩目。相信青铜器在收藏市场上的地位会稳步提升,这一重要历史文物的价位也会随着中国艺术市场整体提升而水涨船高。

关注中鼎微信即时了解更多信息